• 飛天爺爺

Grace Jones:我在橋上看風景

寫在最前:定位年輕人雜誌,沒料到讀者大會投票,這篇成最高票數第二;原因是讓讀者認識影響至今的 Icon,功勞不屬我,是構思這專欄的編輯。

畢業後在一家小小的計設公司上班,翻開老闆書架上的參考書,一輯影像鮮明的造型照,一見難忘,她名字叫Grace Jones。她不美,甚至有人揶揄她醜。偏偏她憑這張臉,從七十年代起家,紅遍八十年代,成為一代超模、創作歌手、演員,更是首個黑人邦女郎。無論Lady Gaga或Rihanna,坊間直言皆向這殿堂級女皇「取經」。她承先啟後,至今依然是時裝界的繆思,地位超然。


1948年生於牙買加,父母在美國工作,兒時跟祖父母一起生活,十三歲時和兄弟姐妹搬到紐約,回到父母身邊。性格害羞的她,年幼時甚少朋友,同學取笑她骨感如衣架的身材。大學主修戲劇,擅長運動,天生肌肉發達,一身充滿動感的體態,在攝影師鏡頭下,呈現非一般模特兒風格。


十八歲簽約模特兒公司,拍過一些低成本電影,可惜當年美國時裝界接受不了她的膚色。此處不留人,1970年應模特兒經理人Haddad邀請,到法國發展。她獨有的骨架、面上的棱角和雌雄同體的魅力,在法國得到肯定,昂然踏上Yves St. Laurent、高田賢三和Claude Montana等等時裝天橋,躋身Elle、Vogue封面女郎之列。


由於外型獨特,中性的她甚得歐洲時裝界鍾愛,為設計師及攝影師提供源源不絕的創意。連小時候被朋友譏笑的雙腿,也成為大師Helmut Newton的靈感之源(Helmut笑她乳房不夠大卻愛上她的腿)。普普大師Andy Warhol替她畫肖像,街頭藝術家Keith Haring大玩人體彩繪,時尚土著吸血鬼混合體;多年拍檔Jean-Paul Goude鏡頭下,手持咪高峰,近乎全裸單腳站立,誇張的身體伸展,時尚和體育結合,拍下平面經典之作——《Island Life》專輯封面。

喜愛夜蒲,間接助她在時裝界打滾。在紐約拚搏之時,流連著名夜店Studio 54,認識了Andy Warhol。來到法國,跟後來同樣成為超模的室友Jerry Hall到Club Sept消遣。在這家七、八十年代法國著名同性戀夜店裡,跟Giorgio Armani和Karl Lagerfeld混熟。時裝界或許如超模Tyra Banks戲言——「All Gay」,Grace Jones擁有男人的強悍,也有女人的性感,雌雄同體的特質和投射,吸引著一眾同性戀者,融入這個社群可謂順理成章。樂在其中的她,認識了攝影師Jean-Paul Goude,也是她日後的第一任丈夫。


她的強悍和性感也呈現在大銀幕上,1973年躍進大銀幕,作品數目雖然不算多,但同樣矚目富話題性。1984年跟Arnold Schwarzenegger(阿諾舒華辛力加 / 阿諾施瓦辛格)合演中世紀史詩式電影《Conan the Destroyer》(霸王神劍 / 毀天滅地 / 毀滅者柯南),飾演女戰士Zula,粗魯冷酷,令阿諾戲裡戲外吃盡苦頭。在專門頒發科幻、奇幻及恐怖電影 / 電視獎項的「Saturn Award」(土星獎)中,憑《Vamp》得到最佳女配角獎。

Grace Jones多重身分,音樂上的成績絕不亞於模特兒的她。1977年帶著超模銜頭簽約「Island Records」,製作著名「的士高三部曲」——《Portfolio》(1977)、《Fame》(1978)和《Muse》(1979)。《Portfolio》專輯裡的《I Need a Man》,七十年代華麗的士高舞曲,成為她首支舞池大熱之作。帶著男女同體的形格,高唱「I need a man, to make my dreams come true」,舞池內一眾男士誰不動心?新一代同志的士高女皇誕生。


這位Gay Icon不賣糖衣,唱功貨真價實,兩個半八度音域,首張專輯翻唱法國國寶級歌后Edith Piaf經典《La Vie En Rose》(玫瑰人生)。中高音域演唱,展現她女性一面,配以磁性低音的吟誦,層次豐富性感撩人;長達七分多鐘,混合Bossa Nova和Disco,不少樂評人喻為《La Vie En Rose》眾多版本中最佳之作。


《Fame》專輯三首作品《Do or Die》、《Pride》和點題作《Fame》,同時成為美國和加拿大流行榜十大舞曲。三部曲終結《Muse》,也是她告別的士高專輯之作。1976年在意大利電影《Quelli della Calibro 38》中飾演歌女,專輯重新灌錄當中兩首作品《I'll Find My Way to You》和《Again and Again》,演員、歌手、模特兒三合一在專輯裡發酵,集大成的結晶體。


物極必反,的士高熱潮過後,世界流行樂壇進入「New Wave」新浪潮時期,Grace Jones 1980年推出的《Warm Leatherette》,雖失落英美流行榜,卻是樂迷的心頭好。吸取經驗,1981年的《Nightclubbing》重振旗鼓,同時打入法國、荷蘭、新西蘭、瑞典和德國流行榜前十名,也是她在美國Billboard最好成績的一張。

宣傳專輯期間,亮相清談節目,受不了主持人Russell Harty的無禮,無視她存在只顧跟另一邊的嘉賓交談,憤然「連環車輪手」怒打Russell Harty,事後一臉不悅,頓時臭名遠播,大大打擊她如日方中的事業。一如她外表的剛強,始終打不死,《Nightclubbing》得到各方媒體肯定,推舉是她最出色的專輯。往後推出過五張專輯,得過「MTV Video Music Award」提名,專輯封面相繼成為設計界典範,1989年推出《Bulletproof Heart》後闊別樂壇,下一張專輯《Hurricane》(2008),已是二十年後的事。這張專輯為人津津樂道的小插曲,首選拒絕跟Lady Gaga爬X作,原因很簡單——看不起她眼裡的「Copy Cat」。


榮升祖母的她,出身宗教世家卻大膽反叛,音樂題材帶著濃濃性暗示,拍過花花公子,毆打節目主持,在迪士尼露乳演出,終身絕跡樂園舞台,情願替同志電台拍攝節目,也不上百萬美金酬勞的清談節目做嘉賓。Versace 2014春夏高級訂製系列,原型也來自Grace Jones,揚言Lady Gaga今天穿的,都是她過去穿過不要的,她要充滿創意的人;老娘四十多年前已是Fashion Icon,Gay Icon先驅,懶理Lady為何物。


©2019 hand2hang.com

*尊重資識產權,轉載請列明出處,嚴禁任何形式商業用途。

  • YouTube社交圖標
  • Instagram
  • Facebook社交圖標
This site was designed with the
.com
website builder. Create your website today.
Start Now